幸运28精准单双算法,幸运28大小最准技巧,北京pc28幸运在线预测 > 经典美文 >

深夜美文丨婉转玲珑古典心

  每天午后,就把这套碟放来听,里面还夹杂着板书的声音,那粉笔敲在黑板上细碎的当当声,是那个燠热夏天的注脚。有时听睡着了,一觉醒来,已经从入睡时的王籍,到醒时的李白了,黄粱一梦,不过一生,我却一个午睡就穿越了初唐。

  我是学中文出身的,当然读过不少唐诗宋词赏析一类的书,但和叶嘉莹相比,那不叫欣赏,而叫解释。很多教科书式的语言讲得死板,告诉你这首诗讲了什么,属于哪个流派,至于它为什么美,美在哪里,反而不能细致地开掘。

  中国古诗词,背负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传承,如果没有丰厚的文化底蕴,身临其中的熟悉过那氛围,那么,那烟尘之上的、故纸之中的、发黄的古中国,是难以融入的。别说评论家和学者,即使是普通读者,也必须得有积淀。所以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叶嘉莹一定要回到中国教书。

  她曾在加拿大教书,学生很多是华裔,那是竹生。--这个词,我第一次听到也是在叶嘉莹这里,叶老师还认真地给这名词解释了:竹子是一节一节的,每节之间都有隔,而移民海外长大的孩子,他和母国是隔离的,和生长国也是隔离的,因为文化是有隔膜的,这种隔膜是难以穿透的。

  叶嘉莹恰恰是讲究穿透的。她总是把重点放在美好的意蕴上,用有生机的语言把诗词之美慢慢点化开,她是真正把诗词当成一个鲜活的生命去体味的。她说:好的诗词,最重要里面有一个生命,千百年后读者再读的时候,仍然可以产生一种感动和感发,这种生生不息的生命氛围,不用刻意地去学,只要你生活其中,就会被包围被蕴养。

  叶嘉莹也确实是不厌其烦、不避细节的。她讲秋风吹飞藿,就一定要仔仔细细地告诉你,藿是豆叶,到秋天都凋零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叶杆;她讲孤鸿号外野,就得解释鸿是体格最大的大雁,翅膀有两尺长,但如果不是精细到这个程度,又何以能注解文思、理解文意?叶嘉莹是天生的擅长细解诸事,我看她的自传,也是非常详细,谈到小时候用的油灯,细致入微地描绘出来,多大、如何使用、用什么布擦。

  叶嘉莹还是时时有金句、有精到点评的。说冯延巳有执著的热情,晏殊有圆融的观照,而欧阳修是有遣玩的意兴,李后主则是不必多阅世,因为他就是个主观诗人,是把整个生命的悲哀都表达出来的人,他的词是从心灵奔涌而出,不是用头脑安排出来的……大概作者在世,也会同意这样的评语吧。

  很长时间以来,我都觉得自己和西方文学比较亲近,那些简洁明快、结构清晰的表达,健朗的逻辑,是和我的性格比较投契的。而中国的东西则让我觉得欲言又止、吞吐无踪。西洋式的繁花,好歹能看出枝节走向,而东方式的云雾,却让人不辨山川真面目……虽然成长在中文环境,我并不觉得自己拥有一颗迂回礼让、婉转玲珑的古典文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