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28精准单双算法,幸运28大小最准技巧,北京pc28幸运在线预测 > 感悟亲情 >

请结合文章语境解释划线词语含义(图

  这对夫妻带着12岁孩子,上法院离婚。离婚的见得多,但让娃儿来看戏的,恐怕不多见。去年11月的这起离婚案子,看看我们的白法官会咋判?

  文旭:“老德,婆娘想打脱离,一天到晚闹得屋头乌喧喧的,脑壳都肿了,你看咋整嘛?”

  吴静:“背时鬼,你大我10几岁,钱找不到几个,老娘一天在外打工累死累活,不离等死啊?”

  一上法庭,两人张口就开骂。原来,男方比女方足足大17岁,女方吴静常年在外打工,很少回家,一回家两人就争吵打闹。2007年两人开始两地分居。吴静以两人感情彻底破裂为由起诉离婚,但男方坚决不离。

  吴静:“把凭多得很,一抓一大把。本来逗是勉强撮合的一桩婚姻,背时鬼,没本事种点包谷秧秧,喝酒,抽烟,打麻将,干人一个,还爱冲壳子。称两斤棉花—访一访,哪个女人甘心恁个过一辈子?”

  文旭:“莫整那些没用的说。想打脱离,啥都是理由。你莫以为我不晓得,你在外头打野食。”

  吴静:“少拿猪尿包打人,哪个看到的?我看你网的新姑娘,倒是越来越多了。”

  白法官:“文旭,你没得把凭,不要轻易说人家外遇。不要诀架,解决不了问题。看嘛,娃儿吓得哭兮乃呆的。”

  白法官担心儿子没了妈,会很难过,便找来村干部一起调解。最后男方同意离婚,但要求孩子跟自己,女方给付10万元抚养费。

  吴静:“啥子10万!棒老二打劫嗦?老窖掏干,也拿不出来,1万!爽快点!”

  讲夫妻旧情、说孩子亲情,白法官像老大哥一样开导双方,最后双方终于达成了协议。女方一次性支付35500元,双方达成一致。

  事后,书记员廖光洁问白法官,案子很好判,硬判就是,为什么非要费力调解啊?白法官说,农村有句话叫“一代官司三代仇”,如果简单地一判了之,很可能埋下心结,甚至让当事人反目成仇。(文中当事人系化名)

  工作24年里,白明德办结2032件案件,调撤率达83.5%,服判息诉率98%,他自费3万多元买的6辆摩托先后骑烂,行程6万余公里,走遍368个村庄、山寨。

  昨天,市高院召开事迹表彰会,酉阳县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法院第二法庭副庭长白明德荣获一等功。法院系统的人都知道,49岁的白明德获得的嘉奖个个都有含金量:

  “重庆市十佳法官”“重庆市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”“重庆市优秀员”“重庆市先进政法干警”“全国法院先进个人”“2012年感动重庆十大人物”。

  白明德皮肤很黑,微胖,穿上法袍,像大一号的包公;脱下法袍,活脱脱的一农民,喜欢吃卤猪头肉,闲时种菜捕鱼。

  当地人知道,白法官办案不用普通话,用酉阳当地方言,从不张口闭口说“法律”,讲的是“情理”,村民称他“白公道”“老德”“摩托法官”,受他资助的孩子叫他“白爸爸”。拒绝请吃的口头禅:人家一年到头种地,卖几斤包谷给你买烟,请吃饭,你忍心不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