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28精准单双算法,幸运28大小最准技巧,北京pc28幸运在线预测 > 感悟亲情 >

80后:反叛和质疑不是我们的标签

  “从上海飞往罗马要飞行13个小时。因为时差,已弄不清每一天的分界了……从上海出发的六人抵达罗马后,只有两个小时办理入境及转机,前往目的地那不勒斯。”这绝不是一个标准的游记开头,作者消失宾妮在《下一站,那不勒斯》中这样写旅行的起始。

  “我只是诚实地表述旅程的感受。如,我眼里意大利是个性鲜明的地方,有一点骄傲、华丽,骨子里的优雅和表面的那一点儿小邋遢。”她想用文字向读者描绘自己看到的世界。

  在消失宾妮看来,这种模式对作家而言并不陌生。“曾经有很多作家把这种方式变成自己的生活—拿文字换成本,拿成本换游历,一直在漂泊和体验。”

  当人们在讨论旅行的意义时,这些80后作家有自己的答案。“旅行就是旅行,不是布置语文作业,非得有中心思想。感悟自然会有,就算没有也无所谓,单纯地觉得天气好、景色好、东西好吃,也没什么可被指摘的。”作者落落这样说。

  消失宾妮认为:“旅行最重要的就是融入当地的环境,身处其中总会被‘感染’,这也是‘行走’超越‘阅读’的意义所在。”

  除了因写这本游记被关注外,他们更是《最小说》杂志的知名作者,影响着众多青少年读者。和当下年轻人一样,他们既面对质疑,也质疑当下。

  作为80后作家,他们反对为80后冠以共同的标签。“没必要贴标签,还一贴就给几千万人贴。每个人都不同,都有自己的活法。”落落这样说。

  “80后和90后处在一个跟之前截然不同的世界,资讯的便捷获取,迅速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们精神世界的构成。这一点跟上一辈需要口口相传、代代相授有所区别。”消失宾妮认为,不会有哪一代人是“空壳化”的,只是每代人的关注点不一样。

  “资讯的便捷,使得年轻人能用廉价的方式离开以往的知识圈,去接触更多更新的东西,这必然会舍弃一部分过去的知识—科技给了人惰性,人趋于简化。”消失宾妮认为,有些问题不仅属于一个群体,更属于这个时代。

  “反思”这个词之于他们有些遥远。落落直言:“我只想把今天的事做好,把这个月的目标完成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所以不会刻意去反思一个群体,更不会代替谁作所谓的‘反思’。”

  他们也不掩饰对时代的质疑。“我质疑过这个时代是否太过‘迅速’和‘便捷’。如,因为海量的资讯传播迅速,人们的阅读比以前快、多、广。当下,如果作家继续写作,最好的方式就是找个正职养活自己,慢慢写文章,否则就要提速。”消失宾妮说。

  “当然海量资讯带来了知识,也带来了成堆的垃圾和负荷。”在消失宾妮看来,生活在当下,有更多问题需要关注和解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