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28精准单双算法,幸运28大小最准技巧,北京pc28幸运在线预测 > 感悟亲情 >

母爱24小时:不一样方式一样的恩情

  母亲是人生命的第一个驿站。母亲对孩子爱的牵绊,不仅是当下的感动,也是渐行渐远的陪伴。

  出生时,你在母亲怀里舒服睡过403200分钟,母亲难有安稳睡眠;5岁时,你吃过母亲做的5475顿饭,妈妈吃上一顿安心饭已成奢侈;10岁时,你被母亲的自行车载着去了学校680次,母亲的手在风雨中渐渐粗糙;20岁时,你每周接到1通母亲的电话,她从来不说身体上的不适,只念叨在大学的你是否安好……

  母爱无言,当我们存在于世界的第一秒钟,我们便与她紧紧依偎。今日适逢母亲节,佛山日报记者连日来走入这些妈妈们的平常生活,感悟母爱流淌24小时的感人温度。

  前日清晨6时,禅城玫瑰铂金公馆仍是一片寂静。8楼一卧室突然响起了一阵闹铃声,睡意正浓的兰叶又一次被叫醒,“当了妈,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。”

  31岁的兰叶是一名4岁半男孩的妈妈。自2016年儿子小麒上幼儿园后,因家中没有老人或保姆帮忙,在佛山一家国有银行上班的她便一边工作一边带娃,开启全年无休照顾孩子起居的生活模式。

  几分钟洗漱好,兰叶钻进厨房,砧板上是前一晚买好的面包、青瓜,再从冰箱拿出鸡蛋和香肠,她熟练地打蛋、煎蛋、切青瓜和香肠片,随后细致地一样叠一样,涂上番茄酱。30分钟后,一大盘冒着热气的三明治新鲜出炉,“孩子最爱吃三明治,我就每周坚持做两三次。”

  儿子吃早餐,时间已近7时半,兰叶急急忙忙跑回房间换衣服、梳头发,同时催促老公下楼。肩背大挎包,左手拿着早餐盒、孩子的水壶,右手牵着儿子,兰叶快速奔向停车场。“每天早上像打仗一样。”

  正值早高峰时段,10分钟车程用了20多分钟,刚一下车兰叶便牵着儿子,绕过车流人流,快速奔向幼儿园,看到儿子跑进幼儿园,她才松了一口气,“最后5分钟,还好没迟到。”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,她随后一溜烟小跑赶去银行上班,“多看一眼都是奢侈。”

  匆忙,是兰叶这两年多早上生活的写照。兰叶说,“很累,但看着他满足的笑时,心里就美滋滋的。”

  只希望他长大时世界和平、经济格局稳健,处于现世安稳的状态,过上幸福指数高的生活。

  前日早上9时,刚送完孙子去幼儿园,65岁的邹画梅翻出两个塑料袋,套在鞋子上,踩入小区边上菜地,熟练地弯下腰,伸手探入瓜棚,摸到几根成熟的黄瓜掐断瓜蔓,“黄瓜炒肉,香,孙子肯定爱吃。”

  “南漂”奶奶邹画梅在自己开辟的菜地前,写下了想对儿子和儿媳妇说的话。佛山日报记者林嘉慧摄

  邹画梅是湖北人,2014年为了带孙子,与在北京教书的老伴分开,来到佛山开始“南漂”生涯。两年前,她发现小区旁有一块空地,花了大半年时间开荒种菜。当时,空地上堆满石头、杂草和废弃装修材料,清理相当费力,邹画梅多次想放弃,但想到一家人能吃上安心蔬菜,硬是坚持下来。如今,小小百菜园里盛放着四季豆、西红柿、玉米、黄瓜等各类时令蔬菜。

  打理菜地、照顾孙子和做家务,邹画梅每天过得比上班族还忙。清晨5点半,邹画梅起来为一家人张罗早餐:儿子爱吃热干面,媳妇喜欢炒米粉,孙子想吃饺子,有时一顿早餐三个样。今年儿媳妇怀上二胎,邹画梅每顿饭都花费心思,为她补充营养。

  日子虽然过得累,但与刚来佛山相比,邹画梅感到踏实多了。当初,儿子让她来带孙子时,邹画梅第一反应是拒绝。语言、气候、生活习惯等超出了她这个年纪所能够适应的范围。

  “我就只有一个儿子,能不疼他吗?”但为了孩子,邹画梅最后决定“南下”,虽然这里买个菜就全身湿透,难觅知音人,孤独总相伴,但她还是选择坚持。邹画梅说,儿子和儿媳妇从事地质研究工作,平时很忙。儿子常常要出差,儿媳妇在广州工作,早上出门,晚上7点半才回到家,“两口子工作很辛苦,还要照顾孩子,负担很重。”

  “当妈妈的,不都心疼孩子。孙子有时夸我菜做得好吃,心里就很高兴。”在菜地里,邹画梅翻看着西红柿苗的叶子,想起孙子的话,脸上不禁露出笑意。

  “快到中午了,阿海也应该饿了,我得赶紧回家给他做饭。”颤巍着直立起身,狠锤两下后腰,前日中午11时,家住桂城江滨社区65岁的桂姨缓缓将购物袋跨至肩后,一步一拐地从自家士多店慢步走向社区菜肉市场,为自己和39岁的儿子阿海选购一天所需的食材。

  多次讨价还价后,眼见档主不愿让利,桂姨只得无奈放回部分青菜,方才结账。“挣钱不容易,每一分都得省。”桂姨略带羞涩地跟记者说,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一天三顿饭菜钱不过十元左右,平时都是一菜一肉,偶尔会再加一个青菜。

  虽然已年过六旬,但桂姨却依然期望儿子能够早日恢复正常智力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佛山日报记者宋世伟摄

  中午12时,热腾腾的饭菜做好,看着阿海大口吃着,桂姨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,并起身为儿子倒上一杯热水。“宁愿自己少吃一点,也要让他吃饱。”在有限的经济条件下,桂姨想尽法子让儿子吃饱并吃好,不但猪肉、鸡肉和鱼肉轮番上桌,市场档主不要的边角料也会被她收集回家煲汤,只为让阿海多补营养。

  其实,阿海自出生起就被诊断为3级智力残疾,由于先天智力障碍,无法在普通小学就读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在最初五六年,桂姨带着儿子走遍市内外各大医院,甚至求教乡野土方,求症问药。遍寻却无一所获后,桂姨暗下决心,要好好将孩子抚养长大,并陪他一路成长。

  去年,丈夫因肺癌去世,失去了唯一经济来源的家庭,艰难境况雪上加霜。然而,生性乐观的桂姨并未放弃,坚持打零工维持生计,最终于上月租借开设一间小士多店,继续养家糊口,照顾儿子。

  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希望有一天医学能够让我的孩子恢复正常智力水平,变回一个普通人。

  上周三下午3时,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大厅里人来人往,芳芳身穿浅绿色连衣裙,挺着大肚子站在门口,等待申请医生加号的丈夫。怀孕五个月的她,怀着紧张的心情,到医院领取羊水穿刺手术结果报告。

  母亲节来临之前,已怀孕5个月的芳芳写下了想对未来宝宝“哈哈”说的话。佛山日报记者林嘉慧摄

  “担心又害怕。”芳芳记得两周前,医生建议她做羊水穿刺时的心情。因为她和丈夫均携带地中海贫血基因,孩子有四分之一的几率患重度地贫。如果胎儿被确诊为重度地贫儿,医生可能会建议终止妊娠。同时医生告知,羊水穿刺并不是百分百的安全,存在一定风险,有可能引起流产及其他并发症。

  做还是不做?焦虑、担忧如同两座大山压在芳芳心头。这是她第一次怀孕,也是她和丈夫苦盼两年后上天的恩赐。夫妻俩商量了几天,决定试一试,“概率是四分之一,哈哈应该没问题。”哈哈,是他们给孩子起的名字,寓意孩子是个快乐的宝宝。

  艺考结束后,小陈专心备考文化科,距离高考不足一个月,分秒必争。母子俩最亲近的时光便是吃晚饭的15分钟。“慢点吃。”吴冬虹轻抚着儿子的后背,提醒他小心别噎着。儿子则夹起一块牛肉,小心喂到母亲嘴里。

  吴冬虹家中抽屉里,至今还珍藏着往年母亲节儿子赠送的自制卡片。谈及今年母亲节有何准备,小陈腼腆一笑,“高考考好一点就是最好的礼物。”

  目送着儿子走进教学楼,她终于踏上了回家的公交车。此时,家中厨房饭菜早已凉了。

  昨晚9时,望着面带愠色的丈夫,满头大汗的花姐(化名)再次试图拉住满屋子飞奔的儿子一一(化名),教他读儿歌。当孩子又一次挣脱她的手时,她跌坐到了沙发上,叹了口气:“哎,他就是静不下心来。”

  一一是一个自闭症孩子。从小就跟其他的孩子不太一样:说话迟,咬字不清,注意力不集中,不懂交流。从3岁被确诊为自闭症后,花姐带他辗转了2家康复培训机构,但2年多过去了,一一进步并不明显。

  “他的语言功能甚至在退化。”花姐说,最近特教老师反映一一注意力难以集中,多动,而她也发现,儿子越来越不爱说话,即便勉强开口,也多是哑着嗓子,发出含糊不清的词语。

  一一的变化让家人心急如焚,为了强化儿子的语言能力,每天晚饭后,花姐夫妇都要连哄带骗加威胁,轮流上岗,满场飞奔抓孩子读书,识字。

  “他爸爸脾气不好,教不了多久就会生气。”辅导的重担落在花姐身上,她声嘶力竭地喝令,一遍遍重复儿歌,始终难以得到一一的长久注意。“只能是拿糖哄他,他才肯坐下来一小会读书。”

  “我花了2个星期才教会他读写1、2、3。”花姐心疼孩子,可架不住的内心悲伤涌动。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也不知能向谁求助。”

  坚持总有结果。有时候,一一突如其来的献上一朵手工花,递上一块糖果,坐下来拍手读儿歌的短暂瞬间,能让花姐心里乐开花,只是这样的甜蜜终究太少。“作为妈妈,我们总会期望孩子有出息,但对于一一,我已经不能有太多奢望。”

  随着一一渐渐长大,花姐说,自己总有一天要先于孩子离开,到时孩子何去何从是她最大的担忧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有一种伟大叫“母亲